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故事.小说
 
网络小说连载
新一千零一夜连载
月亮之恋原创影视梦星空
地址:天津东丽区
联系电话:13102170199
联系人:郑琳
客服邮箱:2678322898@qq.com
 
网络小说连载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故事.小说 >> 网络小说连载   
生死鸳鸯(二)
时间:2013-1-6 点击次数:1627
 

篇前小序:

采得白云为绢,捻来青山做笔,饱蘸泪泉翰墨,情洒天地间!细思量,叹人间,悲喜两重天。此生无缘黄泉聚,演绎出一段泣鬼神,憾山岳,披肝沥胆刻骨铭心的情和爱,又续得人间绝唱来!

(二)

冬有彪进来随手把手里拎着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瞥见那个手表盒子说道:“兰馨,我不是让你收好嘛,咋还在桌子上放着呢。”兰馨:“嗯,这就放好了。”嘴里支吾着去拿那手表盒子。

冬有彪用手捶捶后腰,坐在椅子上,看到傻愣着的冬青,哈哈笑着用拳头在冬青的胸口上轻轻地一拳说道:“傻儿子!得了,犯啥错了?”

冬青冷不防被爸爸给了一拳,心坎里一哆嗦,冷不防冒出一句:“爸爸!我不是成心的。”眼睛恐慌的看着冬有彪。冬有彪:“瞧你这熊样!我又不是老虎,还吃了你。”

兰馨就要把手表盒子放进旅行包时,冬有彪瞥见那小盒子的黄衬布露出来一角:“等等!”冬有彪拦住了兰馨:“打开看了也不弄好了。”兰馨慌乱的下意识的一躲,冬有彪起疑了,站起来接过那小盒子随手打开了。忽然只听他:“啊!”惊叫一声,回过头来,满脸怒气的瞪着冬青:“小兔崽子,我说你小子咋这么老实,还反了你了。”冬有彪心疼的拿起那表蒙子裂成两半的手表,气不打一处来。两眼寻摸着。

兰馨一看不好,用手推了一把冬青:“快给你爸爸认个错!”冬青:“爸爸!对不起!”冬有彪此时变成了一头暴怒的狮子吼道:“对不起!哼!”他抓起床上的皮带,劈头盖脸的打来。只听得啪的一声,皮带狠狠地抽在冬青的后背上,疼的冬青哎呀一声惨叫,这抽在冬青身上的皮带,疼在兰馨的心上。她边用身子去护冬青边喊道:“你这混蛋,他是你儿子!”带着风声的皮带啪的一声落在兰馨的肩头,兰馨的脸被皮带抽上了,顿时脸颊红肿起来。

兰馨也真的急了,她们是恩爱的夫妻,冬有彪虽然性格暴躁,但是却从没有打过兰馨一巴掌,这会,兰馨的脸都肿起来,她那里受过这个呜呜地哭着不干了,冬青像个小鸡雏一样躲在妈妈的怀里。吓得哭起来,用手抚摸着妈妈那红肿起来的脸。冬有彪也怔住了,手里的皮带掉在地上。

兰馨抱着冬青,娘俩痛哭着。冬有彪蹲下身来,想哄哄兰馨。兰馨泪眼汪汪数落起来:“你这个没良心的,是不是看上哪个狐狸精了,看着我们娘俩不顺眼了,这么狠心,连你儿子都不要了,我们娘俩碍事了是不是?好!我们走!”兰馨拉着冬青就要走。

冬有彪慌忙解释着:“兰馨,你听我说,我……。”兰馨厉声质问:“你什么?为了那破表,你想把他打傻了是不是?冬有彪眼睛瞧着兰馨那泪眼汪汪的样子,心里也心疼。小声说道:“那不是好不容易托人从北京买来的,挺贵的。”兰馨怒目圆睁:“难道你儿子就贱嘛?你老婆就不值钱了是不是?”冬有彪:“人总不能言而无信嘛。”
   
兰馨一听这话,更来气了,唿的站起来扥着冬青胳膊就走:“好!你有信用,我们走!”冬有彪一看兰馨要走,赶紧用身子拦住了娘俩,陪着笑脸说道:“别生气了?好吗?下午,我们还要坐车走呢。”兰馨目光逼视着冬有彪,嘿嘿冷笑一声:“你去吧!我们娘俩还不伺候你了,”兰馨用手去扒拉冬有彪的身子。冬有彪趁机抱住了兰馨。兰馨的怒气还没消呢,抬手就是一巴掌。斥责道:“躲开!”

冬有彪却一点不生气,笑嘻嘻的说道:“气消了吗?要不再打几下?”兰馨心里又气又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嗔怪道:“你个滚刀肉!”冬有彪:“气消了,准备准备,我们下午好走呀!”兰馨撅着嘴:“就不去!”冬有彪:“别介,差不多了,老婆!”兰馨又瞪起眼来:“没完,咋了?想完事,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冬有彪:“啥条件都答应,还不行吗?”兰馨:“不许再打你儿子了。”冬有彪瞥了一眼冬青,没好气的说道:“便宜你了!哼!”兰馨:“你有完嘛?”冬有彪:“没事了。”兰馨:“冬青,给你爸爸认个错!”冬青怯生生的说道:爸爸!我错了!对不起了!”冬有彪叹口气:“我咋对老战友说呀?”兰馨刚要说话,忽然桌上的电话响了。冬有彪:“唉!说曹操到,曹操就到了!”冬有彪瞥了一眼兰馨去接电话了。

蒙古包里,吴奇伟刚接通了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淘气的小女儿悄悄地溜进来,一把把电话给按断了,吴奇伟刚要发脾气,低头一看是小宝日格,心里的气全没了,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哎呀呀!我的小公主,阿爸打电话呢,你咋来捣乱呀?”小宝日格眨巴着大大的黑眼睛,撅起小嘴来,用手打着阿爸的肚子:“阿爸!说话不算数,阿爸是个大灰狼。”吴奇伟哈哈大笑起来,抱起小宝日格,带着胡子的嘴唇去亲小宝日格,扎的宝日格直躲,咯咯地笑着。

小宝日格笑够了,认真的问阿爸:“阿爸!你不是说这两天有个小哥哥要来吗?咋还不来呀?”正说着,小宝日格的阿妈走进来说道:“宝日格!别捣乱了,你看没看到你阿爸在打电话嘛。”宝日格一怔,忽然拍着小手笑起来:“嗯,我知道了,是不是小哥哥要来了。吴奇伟笑着点点头:”明天,这不阿爸打电话要问啥时到呢?”小宝日格乐了,伸手拿起电话机,递给阿爸:“阿爸!快点打。”吴奇伟:“好!听女儿的。”他拨通了电话。

冬有彪刚拿起电话,电话断了,他无奈的摇摇头。兰馨:“你就不会直接打个电话嘛?”冬有彪:“嗯,说的也是。”冬有彪刚要去拿电话,电话又响了。冬有彪抓起电话:“喂!”电话里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小宝日格看着阿爸拨通了电话,她一把抓住了话筒,稚嫩女孩声传过话筒去。

小宝日格:“小哥哥快来吧!我是妹妹宝日格,我这有小兔子呢。”

冬有彪刚要说话,传来了小宝日格的一番话,逗得冬有彪哈哈笑起来:“嗨!我们的小公主,等着急了,你不怕小哥哥欺负你吗?”电话里传来宝日格的话:“小哥哥不欺负小妹妹的。让小哥哥说话。”冬有彪对冬青说:“来接电话,小公主宝日格找你。”冬青接过电话:“宝日格!你好!”宝日格的声音:“小哥哥,叫我小妹妹好吗?”冬青:“宝日格妹妹!”电话里传来宝日格咯咯的笑声。

蒙古包里,宝日格兴奋地蹦起来,抱住了阿妈。兴奋地说道:“阿妈,小哥哥长得啥样?”阿妈普日娜用手指头戳了宝日格额头一下,逗她:“你呀!鬼丫头,要是那么喜欢,干脆长大了给小哥哥做媳妇吧。”小宝日格眨巴着眼睛;“媳妇?普日拿笑着把宝日格搂进怀里,温柔的亲昵的抚摸着,充满了母爱。

下午一点了,冬有彪用胳膊捅捅兰馨的后背:兰馨!该走了吧。”兰馨看看他淡淡的说道:“你先走吧,一会,我和孩子打车走。”冬有彪:“这?一块走吧。”

兰馨:“你这人咋这么烦人,让儿子多睡会吧。瞧你把儿子吓得,哼!”冬有彪无奈的叹口气:“好吧!我先去,你们别晚了?”兰馨有点不耐烦了。挥挥手让冬有彪走。随着屋门咣当一声响,冬有彪走了。

晚上,蒙古包里,恍惚的酥油灯光下,阿妈给宝日格缝着开线的衣服。宝日格挨着阿妈躺在被窝里,蓬乱的头发下,两只充满了好奇的眼睛透着灵气。宝日格:“阿妈!明天早点叫我,别晚了。”普日娜:“好!是不是高兴地睡不着了?”

宝日格笑着用被子蒙上了头。不一会工夫,只听得被子里传出来均匀的酣睡声。阿妈缝完衣服,又把宝日格露在被子外边的一只胳膊放进被窝里去。嘴里念叨着:“别冻着了。”

普日娜走出蒙古包,站在月夜里的草地上,遥望着天空,八月十五的月亮不远十六圆。夜空的天上,繁星点点头,远处传来了悠扬的马头琴声,日出日落,

伴随着牧马人单调的生活,草原人的心是淳朴善良的,普日娜憧憬着明天的美好生活,伴着那悠扬的马头琴轻轻地哼唱着心中的歌……。

火车上,在车轮有节奏的撞击声中,冬青躺在卧铺上,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轻轻地鼾声中,做着美妙的梦……。

兰馨睡不着,坐起来用手撩开窗帘,望着外边朦胧的夜色,天上挂着圆圆的月亮。她想起了妈妈,想起了江南水乡的家,从小伴随她长大的小院里的小榆树,她天天去跟小榆树比高矮,可是总跟不上小榆树长得快,气的她哭了。妈妈告诉她:傻孩子!你咋能跟小榆树比呢,她要长得好高好高呢。兰馨用手抹着眼泪问妈妈,她为啥不能长那么高呢?妈妈笑着说,小榆树虽然长得高,但是她只能在一个地方过着的单调的日子,你呢,不如她长的高,可是你有腿呀,长大了,可以看到外边好大好大的世界,难道不好吗?兰馨破泣而笑了。她告诉妈妈,人为什么不要长那么高,人要多看些更好的风景……。说话间快三十年过去了,儿子都十岁了,兰馨回头看看睡梦中的儿子笑了,她有一个幸福的家。

兰馨看看对面卧铺上的冬有彪,刚毅的脸庞上,都有深深的皱纹了。兰馨望着他熟睡的样子,又想起了她们相识的日子,在江南水乡的青山绿水中,那是一首雄浑高亢的山歌声和一曲婉转多情的山歌声的撞击,打开了她们彼此心扉的大门,成了比翼双飞的同林鸟。过去的战争生涯养成了冬有彪暴躁的性格,但是他是个好人,是个好丈夫,兰馨深深地爱着他。

冬有彪那么大人了睡觉还是不老实,一条胳膊伸出来了,兰馨用手把他的胳膊放进被子里去,冬有彪惊醒了,朦胧中看到了妻子疼爱自己的样子,两行眼泪无声的流淌出来,他伸开双臂把兰馨搂进怀里,疼爱的用手抚摸着兰馨肿胀的脸颊,声音内疚的轻声问道:“还疼吗?”兰馨笑着摇摇头:“人常说打是疼骂是爱吗?我骂了你,生气了吗?”冬有彪:“我愿意你天天骂我。”兰馨:“傻样!我可不想天天挨打呀!”冬有彪:“哎!你不是说,打是疼骂是爱吗?咋了?怕了?”

兰馨故作生气的想从冬有彪的怀里挣脱出来,冬有彪的手臂搂得更紧了:“开玩笑呢,当真了?对不起了,我真的好后悔了。”兰馨:“这还差不多。”兰馨的眼睛注视着冬有彪的眼睛:“有彪,等我们都老了,那时,你还爱我吗?”冬有彪:“爱!下辈子还爱!”兰馨扑哧一声笑了:“熊样!到那时都是老糊涂了,鼻涕哈喇的,有啥好爱的。”冬有彪:“心是不会老的,梦是不会老的,情是不会老的!兰馨:“嗯,难道你不腻了嘛?还下辈子呢?”冬有彪:“哎!要真的有下辈子就好了!”兰馨:“嗯,儿子长大了,娶了媳妇,她们的日子一定比我们幸福了!”

冬有彪:“是呀!”她们的目光注视着卧铺上睡梦中甜甜笑着的冬青,兰馨轻轻地把头偎依在冬有彪那宽厚的胸膛上,听着他砰砰的心跳声……。

 

[返回]
版权所有:月亮之恋原创影视梦星空    技术支持:天津市华易动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