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故事.小说
 
网络小说连载
新一千零一夜连载
月亮之恋原创影视梦星空
地址:天津东丽区
联系电话:13102170199
联系人:郑琳
客服邮箱:2678322898@qq.com
 
网络小说连载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故事.小说 >> 网络小说连载   
《生死鸳鸯》九
时间:2014-9-7 点击次数:1506

                                                                     (九)

 

 

她们刚走到蒙古包门口就听到里边传出冬有彪打雷般的咕噜声,兰馨不好意思的瞧瞧普日娜:“瞧!又打雷了!”普日娜淡淡一笑:“男人嘛!”兰馨:“大姐!”她说着用手掀开了门帘,普日娜她们走进了蒙古包。

蒙古包里杯残狼藉的样子,弥漫着浓烈的酒味。宝日格用手捏住了鼻子跑过去:“阿爸!”边用手摇晃着吴奇伟的身子。吴奇伟也早醉睡过去了。普日娜走过来拉住宝日格的手:“算了!没用的,随他们去吧!”兰馨摇摇头:“哎!男人都这样没法!”普日娜:“来,帮把手!”两个女人好不容易把醉的瘫在地上的两个大男人搬到地铺上去。普日娜用手抹抹头上的汗水:“兰馨!你娘俩就睡南边吧!我和宝日格睡北头。”兰馨:“行!冬生过来。“兰馨拉着冬生去铺被褥。宝日格回头对冬生说:“小哥哥!明天早起,我们看日出去!可美呢!”冬生点点头:“恩。”

兰馨铺好被褥,冬生脱了衣服要钻进兰馨的被窝,兰馨用手在他屁股上轻轻地拧了一把,小声说道:“多大的小子了,自己睡去!”兰馨用手裹紧了被子,冬生嬉皮笑脸的在兰馨的脸上亲了亲:“好妈妈!”他边说着边钻进了兰馨的被窝。兰馨叹口气:“你不怕小妹妹羞你嘛?”冬生嘿嘿的笑着用手去摸兰馨的乳房了。兰馨用手打开了他的手绷着脸:“得寸进尺了!”冬生撒娇的看着兰馨,兰馨又怕宝日格她们看到了不好,只得由着冬生用手揉着乳房,冬生扎进了兰馨的怀里。

普日娜边抽出铺上的狗皮褥子边对宝日格说道:“宝日格!去把这个狗皮褥子给婶婶她们铺上吧,你婶婶爱肚子疼,省得着凉!”宝日个用手按住了褥子撅起嘴来不高兴的看着普日娜:“阿妈!不!我要和我的阿黄在一起。”普日娜哄着宝日格:“你不疼你的小哥哥了?”宝日格有些犹豫的眼神看着阿妈。忽然她噗哧一声笑了:“阿妈!我要和小哥哥一起睡,让我的阿黄陪着我和小哥哥一起睡。”宝日格朝阿妈挤挤眼睛,边说着抱起褥子朝冬生这边悄悄的爬过去,普日娜用手拍了一下大腿:“哎!这孩子。”

冬生闭着眼睛用手揉着妈妈的乳房,情不自禁的用嘴去叼妈妈的乳头了,兰馨怕宝日格他们听到动静了,所以只得任由冬生折腾了。

这会,宝日格悄悄的从兰馨身后爬过来,她想看看小哥哥睡着了吗?等到她悄悄的在兰馨身后抬起头来看去,吃惊的张大了嘴:“啊!”的一声。这一声惊得冬生松开嘴茫然的抬起头来,兰馨也吃惊的下意识的推开了冬生用被子裹紧了身体。普日娜听到宝日格的一声喊也吓了一跳:“咋了?”宝日格惊愕片刻后忽然咯咯的笑起来,用手指刮着脸蛋喊道:“小哥哥好没羞,没羞!还吃咯咯呢!”冬生顿时羞得脸通红了,兰馨也茫然的不知所措了,还是普日娜打了圆场:“宝日格!还不把褥子给小哥哥铺上!”兰馨缓过神来:“大姐!不凉不用了!”宝日格眼睛看着兰馨:“婶婶!我想跟小哥哥一起睡觉行吗?”兰馨听到宝日格的话总算找到台阶下了,笑着说道:“好哇!”边瞟了普日娜一眼。普日娜:“这可好!没过门就把媳妇娶到手了。”兰馨打趣道:“大姐!我的儿子不是你的嘛?什么你的我的了。”两个人都笑了,看着傻愣着的冬生,兰馨推了他一把:“冬生,跟小妹妹睡吧!”冬生不好意思的嘴里嘟囔着。普日娜:“;兰馨!你过来,咋们姐妹一块睡好聊天。兰馨:“恩。”撇了冬生一眼钻出被窝去普日娜那边去了。小宝日格凑过来看到冬生脸上挂上了委屈的泪珠,心疼的用小手抹去了冬生的泪珠:“小哥哥!不哭了,让我的阿黄陪我们一块睡可暖和呢。”冬生疑惑的看着小宝日格:“阿黄?”小宝日格边把狗皮褥子铺上边说道:“这就是阿黄的皮做的。”小宝日格叹口气:“阿黄为了救我阿爸,去年被狼咬死了。”小宝日格说着,眼里噙满了泪花。冬生为她擦去了泪花。小宝日格铺好褥子:“小哥哥!我们睡吧!阿黄天天陪着我,今天陪着我们俩。对了!屋外的赛虎就是他的儿子,对我可好呢!”冬生似懂非懂的看着小宝日格点点头。两个孩子钻进了一个被窝。小宝日格:“我是不是这样就成了你的媳妇了,电视里都是这样的。”冬生不好意思的笑了。

普日娜和兰馨两个人睡在一个被窝里,姐妹俩悄悄的说着话,夜深了,两个孩子进入了梦乡,发出了均匀的鼾声。明亮的月光透过窗口照进来撒在她们的身上。兰馨看着她们小声说道:“她们真的好幸福了!”普日娜:“长生天会保佑我们的孩子长大的!”渐渐的她们偎依着进入了梦乡。

吴奇伟打着呼噜翻身,忽然听到咚的一声响,他的头磕在桌子角上,一阵刺痛传遍全身,被酒精麻醉的大脑猛地磕醒了,他翻身坐起来,用手一摸脑袋上磕出了一个大包,他用手掐着被酒精燃烧着的疼痛的两颊的太阳穴,迷迷糊糊的朝窗外望去。

天上的月亮已经西斜,后半夜了。草原上万籁俱静,只有草丛里不是发出蛐蛐的叫声和远处的蛙鸣声。

再转眼看去只见冬生和宝日格两个孩子香甜的在一个被窝里睡着,那边是普日娜和兰馨均匀的发出低低的鼾声,身旁边是横着身体鼾声如雷的冬有彪,吴奇伟回想着昨天晚上的情景,头昏沉沉的,咋都记不清了,真不知道两个人喝了多少酒,低头看去只见地上是横七竖八的好几个空酒瓶子。他自己苦笑着摇摇头。

忽然传来猎狗赛虎低沉的呜呜声,他心里猛地一惊,莫非又是狼来了,他撑着沉重的身子,昏沉沉的站起来,随手拎起猎枪,蹑手蹑脚朝门外走去。

蒙古包外,凉爽的夜风拂面,吴奇伟感觉好受点了,看着天上渐渐堆积的云层,心说要起风了,他围着羊圈转了一圈,检查一下重新锁好了圈门。赛虎跑过来,两只眼睛奇怪的看着他嘴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有几分悲戚色彩,吴奇伟浑身一激灵,定睛看去远处传来蛐蛐声和蛙鸣声,天上月凉星稀,万籁俱静,他长长松了口气,用手拍着赛虎的脑袋说道:“得了!没事,去睡吧!”赛虎并没像往常一样摇着尾巴走开,而是围着吴奇伟身子转圈。吴奇伟也有点奇怪,忽然脸上一阵刺疼,他一巴掌打去一只吃饱了血的蚊子被他拍死了。脸上顿时一个大包起来了,秋天的蚊子七月十五杠嘴八月十五蹬腿,逮住人死咬。这意外的蚊子打乱了他的思绪,加上燃烧的酒精劲,他也没多想,就转身朝蒙古包走去。

吴奇伟走进蒙古包,刚想躺下睡觉,走到埔前忽然看到普日娜的一缕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心说别扎到眼睛了,他俯下身轻轻地给普日娜把滑落的头发拢到了鬓角。生怕惊醒了她,又看到兰馨的后腰没有盖住被子,心疼的轻轻的给她掩好了被子,再转身把宝日格蹬落的被子轻轻盖好,回到铺前躺下来,一阵困倦袭来他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远方地平线上夜色沉沉的黑色忽然被染上了红色,伴随着滚滚浓烟,草原起火了,大火在呼呼地风声中朝这边席卷过来,风助火势,惊恐的野兔狼群栖息的野鸟惊恐的奔跑着,拼命地飞逃着。

蒙古包里,酣睡着的人们毫不知晓,岂不知灾难的死神迫近了他们。

冬生迷迷糊糊的睡着被尿憋醒了,他揉揉眼睛想起来撒尿去,忽然一股刺鼻的浓烟钻进蒙古包来,呛得他喘不过气来。冬生:“啊!着火了!”冬生一声大叫惊醒了熟睡的普日娜,她翻身起来忙推醒了身边兰馨:“快起!着火了!”冬生一把抓起宝日格的胳膊喊道:“快醒醒!着火了!”宝日格惊醒了:“啊!”吓得抱住了冬生。

此时外边大火已经烧到蒙古包前了,外边被大火烧着的羊圈里,绵羊发出凄惨的叫声。拴在柱子上马匹平拼命挣扎着嘶鸣着,赛虎汪汪的叫地都变音了,到处是一片混乱。

普日娜边穿着衣服边推醒了吴起伟:“快起来!着火了!”吴起伟惊醒了爬起来只见浓烟已经把蒙古包里灌满了,对面都看不清楚人了。他喊冬有彪:“着火了!”可是冬有彪醉的醒不了,吴起伟真急了,他抡起胳膊重重的一个大嘴巴子打在冬有彪脸上。冬有彪被打醒了,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咋了?啊!着火了!”冬有彪冲过去想打开蒙古包的门,就在他掀开门帘一刹那,一股浓烟卷着火舌扑进了,他赶紧堵住了门,脸色急得通红喊道:“不好!大火封门了!”顿时蒙古包里弥漫着浓烟,已经看不见人了,呛得人喘不过气来。

兰馨慌乱的穿着衣服,脸都吓白了。宝日格抱着冬生吓得大哭着,普日娜:“快过来!”冬生的脚好像定住了走不动了。裤子被尿湿了。兰馨摸索着哆嗦着一把把冬生和宝日格拉过来,四个大人把两个孩子护在中间。眼看着大火烧着了蒙古包。蒙古包的顶部也被火焰吞噬着,支架发出吱吱的断裂声。蒙古包眼看就要塌了。

普日娜急了:“你们男人带着孩子冲出去吧!”兰馨:“走吧!活一个算一个!不要管我们了!”冬有彪:“不!要死死在一起。”吴起伟:“我们是男人!我一定把你们救出去。”普日娜:“你们好糊涂!快走!”忽然一根烧断的横梁带着火舌断裂下来,眼看就要砸在兰馨和普日娜头上,冬有彪一跃而起用双手抱着着火的横梁倒在地上,被压在燃烧着的火焰中了。吴起伟:“我来救你!”冬有彪:“大哥来不及了快走!”普日娜提起地上的昨天挤得一桶牛奶劈头盖脑的浇在冬生和宝日格头上身上,扥过来那个狗皮褥子往宝日格和冬生头上一盖,把脖子上的一串佛珠摘下来戴在宝日格的脖子上大声喊道:“孩子!活下去!”猛的把孩子推进吴起伟的怀里。吴起伟噙着泪花嘶哑着嗓子喊道:“等我回来救你们!”宝日格挣扎着喊道:“阿妈!我不走!”冬生:“我也不走!”兰馨猛地打了冬生一个嘴巴怒吼道:“滚!”眼看着蒙古包就要烧塌了,普日娜急了猛的推了吴起伟一把:“走!”吴起伟一咬牙抱起两个孩子大吼一声:“等我回来!”转身朝着燃烧的门口冲去,顿时火舌吞没了他,浑身是火的他 衣服烧着了头发烧着了,脸上的肉皮烧脱了,他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冲出去。身后传来兰馨的喊声:“冬生对不起!妈妈永远爱你!”冬有彪:“孩子们活下去!”普日娜:“长生天!救救孩子!”

穿过了火焰浓烟吴起伟浑身是火的抱着宝日格和冬生冲出了大火的包围,在上风头放下了她们,喘着粗气泪流满面的用烧的焦黑的双手抚摸着宝日格的脸,嘴唇颤动着说道:“宝日格听哥哥的话!”转身对冬生说道:“带好妹妹!”宝日格抱住吴起伟:“阿爸!我要阿妈!”吴起伟:“我去救你阿妈她们!”冬生:“我去救!”吴起伟摇摇头:“冬生!记住你是大人了!多难也要活下去!”吴起伟一把推开了宝日格转身冲向火海:“冬有彪,兰馨,普日娜我来了!”火海里传来普日娜的喊声:“孩子们好好活着!”兰馨:“不要进来!”吴起伟义无返顾的冲进了火海。随着一声巨响蒙古包被烧塌了,一股炙热的气浪卷着火舌冲来。冬生赶紧用身体护住了宝日格。宝日格:“我要阿妈!阿爸!宝日格拼命地要往火里冲,冬生拼命抱住了她,宝日格用牙咬住了冬生的肩膀,一股鲜血流下来,冬生泪眼汪汪的面对着大火跪下来。

瞬间,蒙古包全烧塌了,吴奇伟的身影消失在大火中。只有他那声嘶力竭的喊声回荡在大火中了。一切都没有了,只有呼呼地风声冲天的火舌。

冬青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冲着大火痛哭着,宝日格抱着冬青眼望着大火,哽咽着喊着阿爸阿妈。

草原上的风向时多变的,忽然风向转了,一股狂风刮来,火舌朝冬生她们扑来。

冬生大吃一惊,拖着宝日格转身就跑,耳边响着阿妈她们的喊声:活下去!带着妹妹活下去!“火舌追着他们,她们拼命跑着,躲避着火舌。

大火朝冬青他们扑来。她们再次陷入了危险中。宝日格吓得大哭,冬青擦干眼泪,扥着宝日格跑着,火舌在后边追逐着她们,这样她们跑得哪有火快呀!眼看着就要陷入火海了。在烟雾中忽然看到前边有一个浅浅的水滩。她们急忙趴在水滩里,肆虐的大火从头顶上呼呼地烧过去。两个人紧趴在水里,贴着水底。大火烧着周围的草原,火舌绕着水面烧着。水变得滚烫了,她们忍受着。

冬生她们紧紧的抱在一起,她们在黑暗中煎熬着。
   
天亮了,地狱般的夜过去了,等到大火烧过去后,冬青她们站起来一看满地都是乌黑的草灰,昨天美丽的大草原变成了一片废墟。

宝日格泪眼汪汪的看着冬生:“小哥哥!我要阿妈,阿爸!”冬生眼里噙着泪花,轻轻用手抚摸着宝日格的头眼睛看着她:“有哥哥在呢,别怕!”宝日格:“阿妈,阿爸她们还能回来吗?”冬生的眼泪象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痛苦的咬紧了嘴唇:“好妹妹!我们回家去找阿妈阿爸爸爸妈妈她们去。“宝日格:“恩。”

两个人朝她们的家走去。

满目凄凉的景象,焦黑的草原,不时被烧焦的牛羊尸体绊倒,她们哭着爬着找寻着阿妈阿爸,爸爸妈妈,那里还有她们的影子。终于找到了蒙古包的地方,只剩下一堆高高的灰烬堆。

宝日格和冬青两个人用小手拼命地扒着灰烬堆,哭喊着找寻着亲人们。找到了,只见四个烧焦的人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根本无法分开他们,也分不清她们

宝日格哭着抱住了她们焦糊的身体声嘶力竭地喊着:“阿妈!阿爸!”冬生紧咬着嘴唇泪水无声的流淌着。

宝日格她们哭呀哭呀!泪哭干了,声音嘶哑了,太阳出来了,像血一样红,太阳又落了,黑色的夜幕想吞下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太阳又出来了,又落了,就这样,她们守候在亲人的跟前,默默地守候着,三天三夜过去了。宝日格已经没有力气了,无力地倒在冬青的身边。冬青看着亲人们焦黑的躯体,忽然耳边又响起了吴叔叔最后的嘱托,阿妈的喊声,活下去!对!要活下去!自己是男子汉,要带大妹妹,想到这里,他擦干了眼泪。拉着妹妹起来。两个人一块用手挖着地,为亲人们挖掘着坟墓。埋葬了亲人们。

在亲人的墓前,冬青把自己衣服撕成白色的布条给宝日格戴上,自己也戴上,拉着宝日格跪下:“宝日格!我们给阿妈她们磕头吧!”宝日格似乎长大了,眼泪在眼睛里打着转点点头。两个人神情肃穆的给亲人们磕头。冬生伸开双臂扑在坟头上,宝日格从草地上採来了许多野花含着泪水放在阿妈阿爸她们坟前。冬生对亲人们发誓要一辈子照顾好妹妹,不离不弃。

她们一步一回头的走上了流浪的路。

[返回]
版权所有:月亮之恋原创影视梦星空    技术支持:天津市华易动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