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故事.小说
 
网络小说连载
新一千零一夜连载
月亮之恋原创影视梦星空
地址:天津东丽区
联系电话:13102170199
联系人:郑琳
客服邮箱:2678322898@qq.com
 
网络小说连载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故事.小说 >> 网络小说连载   
生死鸳鸯(六)
时间:2014-2-7 点击次数:1743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天上的太阳已经西斜了,西边天空中的云彩染上了一抹金色。

普日娜悄悄地用胳膊肘捅捅吴气伟的腰,低声说道:“得了!别疯了,该回家了。”吴起伟瞥了她一眼,停下脚步说道:“有彪,弟妹她们累了 我们回家吧!”谁知道冬有彪跳的正起兴,哪舍得走呢,摸着头上的汗水大大咧咧说道:“得了!再跳会。”兰馨瞪了他一眼,冬有彪顿时泄了气不情愿的说:“好吧!”普日娜用手指头轻轻戳了冬有彪的额头一下打趣道:“哼!还是那个熊样子,就得有个人管着点。”兰馨不好意思了笑了:“大姐!谁敢管他呀!狗脾气上来,又犯浑了!小宝日格耳朵尖听到兰馨的话插嘴问道:“婶婶!啥是犯浑啊?普日娜笑了,兰馨也笑了,冬青拉着小宝日格凑到耳朵边说道:“就是大老虎,可吓人呢!”小宝日格天真的跑过去拉着冬有彪的手眼睛端详着他,又摇摇头,嘴里嘟囔道:“不像老虎啊!”冬有彪被小宝日格的话闹蒙了问道:“谁是老虎?”兰馨撇撇嘴插话说道:“行了!就那点光荣史还说呢!”

吴起伟他们收起地上的餐具,牵来马刚要上马,忽然随风飘来了一阵清脆的歌声,是个年轻的女孩唱的,吴起伟忽然怔怔的站在那里不动了,望着歌声飘来的远方,默默地流下了泪水,嘴里轻声念叨着:“小喜鹊!你在那里?”他仰面望着蓝天,任凭泪水涌流着。

冬有彪默默地走到吴起伟旁边拍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我也想他们了,明天我们去看看他们吧,几十年了!”吴起伟点点头:“恩。”普日娜催促道:“走吧!”吴起伟含着泪花的眼睛看看兰馨:对不起!我们走吧。”兰馨:“恩,看看去吧!”

几匹马在草原上默默的行走着,兰馨看着大家的心情沉闷就笑着说道:“宝日格,给我们唱只歌好吗?”宝日格咯咯的笑着扭回身朝着冬青挤眼说道:“让小哥哥和我一块唱!”

冬青的脸都憋红了,忙摆着手磕磕巴巴的说道:“我,哎,不行不行!”小宝日执拗的偏要冬青唱:“不行!就得唱!我阿爸说了,草原上的雄鹰都是最好的歌唱家,你难道不是草原上的鹰吗?冬青左右为难的看看普日娜。普日娜笑着解围说道:”得了!宝日格,你冬青哥哥不会唱就别为难他了。”

小宝日格不乐意了,撅着嘴朝阿妈喊道:“你们都欺负人!哼!”小宝日格生气的鼻子哼了一声,猛地双腿一夹马肚子随手一鞭,小白马不乐意了,瞧自己的主人今天是咋了?你生气也不该打我呀!白马嘶鸣一声,四蹄撒开狂奔起来!冬青被吓得大叫一声:“哎呀!”紧紧地搂住了小宝日格的腰,小宝日格眼角瞥见冬青吓得紧闭着眼睛,搂的小宝日格身体更紧了,小宝日格嘴角撇过一丝笑容,猛地狠抽了白马屁股一鞭子,白马更不高兴了,长嘶一声速度加快了,冬青耳边只听得风声呼呼的响,小宝日格双腿微微站起半曲着腿,屁股微微抬起身体随着马的身体起伏着,冬青只得紧紧地抱着小宝日格腰部不敢睁眼。

这时候普日娜看到小宝日格突然让白马狂奔起来,再看到冬青的样子急忙喊道:“宝日格!快停下来!”小宝日格咯咯的笑着快马加鞭的跑远了,普日娜对吴起伟喊道:“你快去追呀!”兰馨吓得脸都白了,可是吴起伟看看冬有彪两人呵呵笑了,吴起伟用马鞭指着远去的白马说道:“瞧!我家的小宝日格真的成了草原上的小雄鹰了!没事的!”

小宝日格对冬青说道:“小哥哥!没事的,有我保护你呢!”冬青:我的好妹妹,停下来吧!“我不行了。”小宝日格咯咯的笑着说道:“你是男人,是男子汉,要做草原上的雄鹰!”说话间,小宝日格拉开嗓子唱起了草原的长调,稚嫩的歌声飘荡在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草原上,白马驮着小宝日格和冬青直奔蒙古包的家而去了。

晚上的大草原上,夜风习习,蒙古包里传出来一阵阵笑声。随风飘出来牛羊肉的香味。

蒙古包里,中间地上是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盆,上边是翻滚着热气的大锅里边是煮的满满的一大锅牛羊肉。

兰馨挨着普日娜坐在桌子旁,兰馨喊冬青过来坐,谁知道小宝日格拉着冬青坐到旁边的桌子旁,小宝日格歪着头说道:“婶婶!让小哥哥坐到这吧,我愿意小哥哥挨着我坐。”普日娜努努嘴笑着打趣说道:“咋样?兰馨!兰馨双手一拍笑着说道:“敢情好!不用咱们操心了。瞧我这未来的儿媳妇多好!”

普日娜也不说话用手选了一个最肥的羊腿放到冬青的碗里。兰馨笑着开玩笑:“还没过门呢?就疼姑爷了!”大家呵呵的笑了。宝日格好奇的问到:“婶婶!你们笑啥?”普日娜笑着说:“宝日格!你长大了给冬青做媳妇好吗?”宝日格一怔笑了,点点头认真的问道:“阿妈!真的吗?冬青羞红了脸。兰馨朝冬青喊道:”小宝日格妹妹嫁给你,你可不许欺负她!”小宝日格咯咯的笑着指着冬青说道:“小哥哥连骑马都吓得那样,还欺负我?我不欺负他就不错了!”冬青脸涨的通红,小宝日格双手拉着冬青的手,眼睛看着冬青说道:“小哥哥!不怕,我来保护你!来,我们拉钩!”小宝日格认真的伸出小手指和冬青拉钩,冬青不好意思的伸出了手指,两个人的手指紧紧的勾在一起,两张小脸天真的笑了。普日娜和兰馨看着欣慰的笑了,吴起伟和冬有彪笑了,老战友的友谊可以传给下一代了。

清晨,冬青还在迷迷糊糊的睡着,听到外边传来了马嘶声。索性用被子蒙住头接着睡觉。

蒙古包外,普日娜和小宝日格牵着吃饱了青草的枣红马从山坡上走回来。吴起伟迎着走过去接过马缰绳,回身喊道:“老冬!走啊!战友们等急了!”冬有彪应声走出蒙古包伸伸腰说道:“恩,喝酒去!老连长准说咱们失信了!说好的去年来的,今天才来!”吴起伟呵呵笑起来:“那就罚酒呗!”冬有彪:“恩应该罚!没说的。”说话间,两个人飞身上马,普日娜嘱咐道:“起伟!早点回来。”吴起伟点点头:“你先挤奶吧,等我们回来再做奶皮子。”普日娜:“恩。”吴起伟扬起鞭子朝马屁股上就是一鞭子,两匹烈马嘶叫着奔腾而去。普日娜望着远去的他们背影双手合十祈祷着。小宝日格走过来:“阿妈!我们挤奶去吧。”普日娜点点头拉着小宝日格就走,忽然小宝日格挣脱阿妈的手朝蒙古包跑去。普日娜喊道:“你去哪里?”小宝日格:“我去喊小哥哥!”普日娜:“别去了,让冬青睡会吧!”小宝日格边跑边说:“不行!我让小哥哥一块挤奶。普日娜看着小宝日格跑进蒙古包去,摇摇头笑了。

蒙古包里,冬青呼呼的睡的正香甜呢,忽然觉得鼻子堵住了喘不过气来,给憋醒了,忽的坐起来,才发现是小宝日格趴在他的身边,转动着大眼睛笑呵呵看着他呢。冬青揉揉鼻子生气的瞥了她一眼问道:“是不是你干的好事?捏我鼻子。”

小宝日格歪着头看着他说:“恩,谁叫你不起呢,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懒觉!”冬青无奈的摇摇头:“我的好妹妹,我再睡一分钟行吗?“冬青说着竖起一个手指头央求着小宝日格,小宝日格脸一绷,用手指头拧着冬青的耳朵喊道:“我看你起不起。懒猫!”冬青被小宝日格拧着耳朵拎起来了。冬青:“好妹妹饶了我吧,好疼呀!”小宝日格:“疼是吗?好!起来跟我去帮阿妈干活去,就饶了你。”冬青点点头。小宝日格松开手说道:“快穿衣服跟我去挤奶去。”冬青:“啊!我不会呀!”小宝日格:“不会学呀!”起!“冬青只得乖乖的起来跟着小宝日格走出蒙古包来。

吴起伟和冬有彪两个人骑着枣红马沿着厄尔多河朝上游奔去。

河边的景色青青的草丛已经泛出黄色,秋天的气息更浓了,冬有彪用力勒住马缰绳问道:“起伟!带好酒了吗?咱老连长最喜欢喝烈酒了。”吴起伟放满了枣红马的脚步笑着反问道:“你说呢?女儿红!”两个人对视了一下呵呵笑起来。忽然河堤上的草丛里两只水鸟受到马蹄声的惊扰腾空飞起来,吴起伟顺枪就打,枪响两只水鸟扑楞楞地落在地上,冬有彪差异的问道:“你不是打了一枪吗?咋两只鸟都下来了。”吴起伟笑着逗乐:“兴许是一只鸟被吓掉了吧!”两个人说着下马走过去,冬有彪捡起来一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一枪穿俩,行啊!枪法有长进!”吴起伟:“你试试?”冬有彪直摆手:“得了!我不行,老了!”吴起伟摇摇头:“老了?你多大?”冬有彪:“你说呢?五十多的人了。”吴起伟仰面长叹一声:“哎!是呀,小喜鹊都走了三十多年了。”吴气伟说着眼圈就红了。冬有彪岔开话题说道:“得了!我们给老连长有下酒菜了。”吴起伟点点头,擦擦湿润的眼睛:“我们走吧,翻过前边的山岗就到了,别让老连长他们等急了。”冬有彪点头哼了一声,两人翻身上马朝山岗奔驰而去。
    小宝日格拎着冬青的耳朵走出蒙古包,恰好碰到兰馨来叫醒冬青看到这一幕,惊讶的怔住了,随之笑起来:“普日娜大姐,你看呀!”听到兰馨的喊声,普日娜扭脸看去,只见冬青乖乖的被小宝日格拧着耳朵走来了,普日娜赶紧走过去,用手在小宝日格脑袋上打了一下:“快撒手,小哥哥刚来你就欺负啊?”小宝日格委屈的看着阿妈:“我没欺负小哥哥,是小哥哥懒惰不起床不干活来。”兰馨笑得肚子都疼了,用手捂着肚子说道:“得了!不怨宝日格,是冬青太懒,我的儿子,我不知道嘛。不过小宝日格,冬青没犯错的时候 可要对他好点!”小宝日格眨巴着大眼睛点点头:“恩,婶婶,我会保护小哥哥的,不让别人欺负他的。”兰馨笑着用手指着小宝日格:“看,我儿子多有福,这么好的媳妇哪找去!?普日娜也笑了。冬青用手揉着被拧疼的耳朵小声 嘟囔着:“天天揪耳朵 我就成了猪八戒了。”小宝日格听了咯咯的笑起来:“小哥哥变成猪八戒了!我不要,猪八戒太丑了,你就是我的小哥哥,我不要你变嘛。”普日娜喊道:“行了!宝日格,别胡搅蛮缠了,干活去!”

小宝日格拉着冬青说:“跟我挤奶去!”冬青为难的看了小宝日格一眼,小宝日格眼睛一瞪,冬青乖乖的跟着宝日格走了。

两匹马登上了山岗举目望去只见山岗南坡上青草葱葱,山坡上开遍了不知名的小野花,红的绿的粉的姹紫嫣红真好看。绿草从中掩映着三座洁白的墓碑。

吴去伟手持马鞭一指说道:“瞧!老连长他们!”冬有彪动情的喊道:“老战友们,我们来了!”两个人翻身下马随手把马缰绳搭在马背上。吴起伟用手拍了拍枣红马的屁股:“老伙计!自己吃草去吧,我们要看老朋友去了。”枣红马通人性的打了一个响鼻,慢腾腾转身带着那匹棕红妈去吃草去了。吴起伟和冬有彪转身朝绿草丛中掩映的墓碑走去。

吴起伟他们走到三座墓碑前,站好神情严肃的举起了右手给长眠在地下的老领导和战友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眼泪涌流出来了。

吴起伟把女儿红的白酒斟满了一大碗恭敬地放在老连长的墓碑前。吴起伟:“老连长!我们来了,来晚了,你不怪罪我们吧!这第一碗酒是自罚的。”吴起伟说着又斟满了一大碗酒,端起来一饮而尽。眼泪也跟着烈酒下肚了。冬有彪走过来把新打的两只水鸟放在墓碑前说道:“老连长,瞧!这是什么?还记得当年咱们剿匪断粮了没吃没喝的时候生吃这水鸟吗?今天又可以重温那次生吃的滋味了。老连长!我,彪子,敬你一杯!”冬有彪举杯喝下了烈酒,一阵热辣辣的感觉涌上心头:“老连长,当年那次战斗牺牲的应该是我和起伟呀!是你用身体压住了即将爆炸的手榴弹,救了我们俩,我们的命是你给的呀!”冬有彪说着放声大哭起来。吴起伟轻声叹道:“老连长,你要是活着看看今天的大草原多美呀!”

吴起伟抹去眼里的泪水转身走到左边的那座墓碑前蹲下来,泪水模糊了双眼,他动情地抱住了冰冷的墓碑失声痛哭起来。

    吴起伟哭了一会,抬起模糊的泪眼用手轻轻抚摸着墓碑,从怀里掏出来一条鲜红的毛围巾,搭在墓碑上。哽咽着说道:“小喜鹊,哥哥看你来了!瞧这围巾好看吗?这是哥哥在那达慕大会上亲自为你挑选的,不知道你喜欢吗?你最喜欢红色了,你说那红色象征着正义和生命的气息,看我就为你选了一条红色的,天冷了,你自己要学会照顾自己。天堂里是春天还是冬天?”吴起伟倒上一碗酒放在墓碑前:“小喜鹊!陪哥哥喝一杯吧!哥知道你不喝酒,但是今天特殊,你有彪哥也来看你了!陪我们喝一杯吧!”吴起伟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小喜鹊辣吧!快吃菜!”冬有彪走过来挨着吴起伟蹲下来用手里的酒碗碰了一下地上的酒碗:“小喜鹊!有彪哥看你来了,你真的不该走啊?还记得头天晚上我们坐在草甸子上望着天上的星星你跟我说啥了吗?你说等新中国成立后,没有了战争和土匪,你要去上学,你想学开飞机呢,像草原上的雄鹰一样翱翔在祖国的蓝天上。守护着人民幸福的生活。我知道你深爱着起伟,是呀!你要是和起伟结婚了准能生一大堆孩子,可是起伟老是让你伤心,一直没答应你,那是他为你好,你知道我们战争中的军人是在刀尖上生活的,谁也不会那天就光荣了,他想让你活下来,可是你却走了!不该呀!”冬有彪说着说着哽咽的说不下去了。吴起伟抱着墓碑痛哭着。吴起伟:“小喜鹊,我的心在流血啊!”吴起伟把炽热的嘴唇贴在冰冷的墓碑上。在救助老连长时卫生员小喜鹊牺牲了,她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姑娘,头天晚上还和冬有彪坐在一块聊天,遐想着等到剿匪回去后就去上学。吴奇伟知道小喜鹊早就爱着他,但是在激烈的战斗中,吴奇伟哪敢吐露心声,谁也不知道那天就光荣了。却不想自己活下来了,小喜鹊却走了,走的应该是他呀!他痛哭着。

冬有彪走到机枪手大个子的墓碑前,斟满了一碗酒放在墓碑前。冬有彪端起一碗酒神情肃穆的说道:“大个子!彪子看你来了!当年的好战友,你多少次从枪林弹雨里救过我的命呀!我们是生死兄弟,可是我却活下来了,你走了!好兄弟,下辈子我们还是好兄弟。”冬有彪把一盒中华烟撕开然后全部点燃了插在墓碑前的土地上长叹一声说道:“兄弟,当年缴获了鬼子一盒烟,你找我要烟好说歹说我才给你抽了半只烟,我告诉你等打完这一仗,我就送给你。现在想起来我都懊悔,谁知道那次战斗你就走了!兄弟我今天把这大中华烟带来了,这是我们祖国自己的烟不是小鬼子的那种破烟了。来吧!兄弟抽够,下次,我还给你带来好吗?我们一言为定!”

他们倒上烈酒陪着战友们喝着,仿佛又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的岁月里。

忽然一只色彩斑斓的杜鹃鸟飞来了,落在小喜鹊坟茔旁那棵开满杜鹃花的树上,唧唧叫喳喳的叫着,不如归去—,不如归去—。此情此景,使得两人更加感慨,冬有彪:“我说有灵性吧,瞧!这杜鹃鸟就是小喜鹊变的吧!来说话了!”吴起伟:“小喜鹊,真的是你来了吗?”那只杜鹃鸟扑棱着翅膀跳动着叫着,似乎在说我就是小喜鹊,你们咋才看我来呢?

冬有彪感慨地对吴起伟说道:“小喜鹊要是活着,你们结婚了孩子早就一大堆了。”吴奇伟伤心地望着蓝天思念着那天国的小喜鹊,泪流满面了。吴起伟:“小喜鹊,天堂是春天了吧?”那只杜鹃鸟忽然扑楞楞地飞起来围着他们头顶上飞了几圈朝东南方向叫着飞走了。吴起伟望着远去的杜鹃鸟小声念叨着:“小喜鹊回家去了,她的家就在大海边上呀!想家了!”

两个人跟战友们诉说着这些年的事情,畅谈着心里话。不知不觉的太阳过去午了,该回去了。

[返回]
版权所有:月亮之恋原创影视梦星空    技术支持:天津市华易动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